钢木楼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木楼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人世间那无奈的从容

发布时间:2020-07-13 20:53:38 阅读: 来源:钢木楼梯厂家

1曾听人说,女人如果只有一个名牌手包,那还不如没有的好。因为旁人若不是见你手上一年半载雷打不动全是它,反倒不会看清你的捉襟见肘。

读书少的人也有同样的苦恼。所以见到两脚书柜般的职业读书者,我一般是选择闭嘴。否则,谈来谈去就是那几本,很容易露馅。还不如做个宁愿委屈自己的懂事太太,咬紧牙关淡淡说一句:我不是很喜欢这些奢侈品牌。

可惜,懂得这道理时,已经晚了。熟悉的朋友对我读过哪几位作家了如指掌,陈年故交里有几位怕是连我只读过这些人的哪些篇目都知道个大概实在是因为那些作家、那些篇目都被我翻来覆去赞叹了不知道多少个回合。

老舍的《断魂枪》就是其中一篇,初次读到,是在读中学时的语文课本上瞧,家里唯一的名牌手包,也是在奥特莱斯购得。

2在当时的那些语文课文里,这篇小说是十分怪异的一篇,我记得当时身边的很多人都说没有看懂,后来的这些年里我也遇到过很多不知道《断魂枪》是在说什么的人。可是很奇怪地,我很喜欢这篇《断魂枪》,喜欢到数年前曾经自己读过一遍,录了音,配了音乐,放到网络上。

一个人,认清了自己所处的时代,以及自己与这个时代的格格不入,他判定,自己以及自己所爱的东西,是终将被淘汰的、落后的东西。他也许觉得这些是自己不能改变的,也许觉得这是不该被改变的:新陈代谢,才是人间正道。

于是,他选择不费力挣扎、不苟延残喘,而是体面地、从容地接受这一切,让自己以及自己所爱的、所信仰坚持的东西一起,坦然接受命运的抛弃。

我觉得,《断魂枪》说的就是这种从容。

3《断魂枪》描摹的是一个明白了恋什么就死在什么上之后的人,是如何从容地接受这一切的像一个知道海潮将要来临的人,怀抱着一束自家园中的野花,睁着眼睛,微笑着,缓慢地沉没入漆黑的湖水。

在不可抗拒的时代与命运面前,这未必是最英雄的作为,却有可能已是最体面的抉择,尤其是一些明知自己做不了英雄的人。

而老舍的另一篇短篇小说《恋》,讲完故事之后,结尾一段突兀地扔出来一句论断:恋什么就死在什么上。

我觉得那说的就恰巧是事情的另一半,是这种无奈的从容里无奈的那一部分既然有所贪恋,有所执迷,那为此牺牲就是必然的。

说得远一些从选择贪恋的那一刻起,就要认清这种必然,并准备迎接这种必然。

于是想起老舍自己的命运来。我愿意相信,他在赴死之前,是怀着这样的从容的。

4《断魂枪》讲的是大时代变革下的小人物,《恋》也是。我自己却经常在讨论一些身边事的时候,跟身边的人谈起这两篇小说来,因为在我看来,这种无奈不只是鼎新革故之时才会有,这种从容也不只是生死抉择之际才需要。

忍不住想:个人面对自我、面对时代时的无奈,或许是老舍一生创作的中心思想之一。

可能每个人的一生都有一个中心思想,这事儿尤其在一些创作者的身上显现得清楚。创作了一辈子,回头看看,其实翻来覆去说的讲的唱的画的,不过是同一件事而已。究其一生,不过是在这一件事上沉浮周旋。

想起曾见人在网上问:你觉得哪句诗最虐心?

我当时想起的是元稹的那句唯梦闲人不梦君。其实后来想,人家问的是诗句,否则的话倒可以换做子弟书《忆真妃》里唐明皇自思自叹的那句欲梦卿时梦不成,好像更直白一点。

记得蒋方舟也回答过类似的问题,她答的是所见无故物,焉得不速老。蒋方舟比我年轻很多,还曾出书宣称自己不曾经历沧桑,但一出口,还是一副人老心苦之相。我猜,对于少年成名的她,年轻还是老去可能就是她一生也躲不掉的中心思想,无论抗拒或是皈依。

天津工服定做

驻马店设计西装

常州定做西装

三明设计职业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