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木楼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木楼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解禁三重门免签证零关税放航权

发布时间:2021-10-21 00:39:32 阅读: 来源:钢木楼梯厂家

“解禁”三重门:免签证、零关税、放航权

“解禁”三重门:免签证、零关税、放航权 更新时间:2010-2-7 0:35:56   “我们的船票全球发行;航线设施和服务均保证欧美标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更便捷的来华旅游手续将促进外国游客到海南旅游的频次、增加游客的数量。”1月20日,全球第二大邮轮公司、皇家加勒比游轮有限公司中国区董事总经理刘淄楠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这样评价海南岛在签证政策上进一步开放的意义。

在中投证券策略研究员曹雪锋看来,免签证正是《海南国际旅游岛规划纲要》的三大核心政策之一。其余两重需要打开的关卡,是零关税与放航权。

“能否争取离岛、离境的特殊政策,将是海南在民航业上能否利用开放的航权实现更大利益的关键。”2月4日,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副教授邹建军告诉记者,考虑到海南当前的经济支柱在于地产业,政府到底有多大决心来推进免签证、零关税、放航权,而不仅停留在概念之上,需要持续观望。

免签拉动

“从韩国济州岛的经验看,免签证政策实施后,济州岛游客人数是同期实施前的5倍。”曹雪锋指出,从海南接待的游客数量和旅游收入的增长看,国际游客对海南旅游业未来的增长都非常重要。根据其提供的数据,2007年海南接待的境外游客增长22.08%,比境内游客增长快5.35%;国际旅游收入增长31.63%,较国内旅游收入增长快10.54%。

打免签牌由此成为海南发展旅游岛的重要策略。在国务院办公厅于2009年12月31日发布的《国务院关于推进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发展的若干意见》》中确认,海南省政府在2008年便提出的免签设想,即免签证国家扩大到26个,俄、韩、德三国旅游团从5人放宽到2人以上,入境停留时间延长至21天。

可对照的是,夏威夷和济州岛免签证国家分别为130个和122个,马尔代夫更是对所有国家免签证。

但是,即便落实免签,“旅游需求亦未必可由政治出发点创造出来。”邹建军说。

根据统计全球民航运力数据的服务商OAG向本报提供的最新数据,尽管亚航、S7、虎航、俄罗斯环空航空、捷星亚洲以及香港航空、香港快运、澳门航空均开通了海南岛的直达国际航班,海航、深航、东航、南航等也开通了海南始发曼谷、河内、韩国、台北、香港等合共17条国际航线,但这些国际航线在海南岛整体始发的231条航线运力中,仅占比约7%。

“问题在于,尽管海南是中国唯一拥有的大型热带岛屿,但在国际旅游市场上,海南却不具备唯一性。在东南亚,普吉岛、巴厘岛同样是热带岛屿;全球看,还有夏威夷、马尔代夫、大溪地等替代性目的地,而且这些目的地发展已相当成熟,对于外国游客而言,他们不一定必须到海南享受阳光与海滩。”中国改革发展研究院海南研究所所长夏锋解释说。

即使免签政策落实,海南还需面对港澳两地的先发竞争。例如在邮轮业,邻近的香港已成为母港。

刘淄楠透露,皇家加勒比海在大中华区目前以香港、上海、天津为母港运营39个航次。今年公司的中国航线中也会停靠三亚、台湾花莲、高雄以及越南的岘港、下龙湾等亚洲港口城市,却没有正面回应是否有把三亚作为母港的可能性。

“目前海南的国际航班数量相对较少,发展国际市场依然需要时间。”洲际酒店集团大中华区高级营运副总裁黄德利告诉本报记者,集团在三亚数家酒店入住的客人中,近几年外国旅客的比例的确有所提升。

但目标仍然遥远。对比旅游岛定下“2013年入境游客占全省旅游接待人数的10%以上”的目标,海南省统计局的数据却显示,2009年海南接待的全体过夜人数2250.33万人次中,只有55.15万人次来自海外,占比仅2.4%。

中投证券表示,国际旅游收入和入境游客人数是衡量旅游国际化程度的两大指标,海南在这两大指标的表现不仅低于国际水平,在国内各省排名也较为靠后,仅第22名。

航权鸡肋?

免签证利好程度的高低,直接与航权落实开放的影响相联系。

航权开放并非新举措,早在2003年3月,时任海南省副省长的李礼辉就证实,中国民航总局打算以海南为试点,向所有与中国有邦交的国家所属航空公司开放“第五航权”——外航客机可以在海口及三亚机场落客后再飞往第三国,刺激区域旅游,特别是与东盟十国之间的旅游。

所谓第五航权,即承运人前往获得准许的国家,并将从第三国载运的客货卸到该国,或者从该国载运客货前往第三国,这相当于天空开放。然而,7年过去,“目前仅新航的货机在海南经停。”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民航业人士告诉本报记者,新航货机执飞的是新加坡-海南-日本航线。

根据申银万国的统计,进出海南的客流有56%选择航空运输,因此,扩大国际游客基数的任务,就落在民航业肩上。

但邹建军怀疑,民航局将第三、第四、第五航权悉数下放海南,却多年来基本无人使用,已表明外航的市场判断。“正常的顺序,是有了市场需求,再呼吁航权开放,反过来做,效果显然不佳。”他预期在未来3-5年,海南的航权开放均不会有很大实质进展。

即使是更为基础的第三、第四航权方面,即开通国际往返客货运航线的权利,海南的地位亦很尴尬。

作为在海口美兰机场与三亚凤凰机场分别占据41%与13%市场份额的航空公司,海航的表态耐人寻味。“我们的大部分国际航班,都是北京始发的。”一位海航集团内部人士这样回应关于开通更多海南始发国际航班的可能性。

OAG的数据显示,海航在海南只有3条始发国际航线,而海航的网站显示其北京始发航班至少能连接15个国际目的地。“海航要进行国际扩张,也会通过北京枢纽,而非海南进行。”邹建军说。

一个注脚是,《若干意见》去掉了2008年《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行动计划》中“争取5年内引进增加到60条国际地区航线,吸引中外航空公司50家”的表述。

事实上,明确表达对进一步投放海南岛始发航线兴趣的,是国内航空公司——这毋须航权进一步开放。

“我们目前已经在海南投放了三架飞机,未来会进一步增加。”春秋航空新闻发言人张武安在2月4日告诉本报记者,公司在海南航线常年取得94%的高客座率。春秋还暗示,海口的增长未必好于三亚,“三亚的时刻资源比较紧张,但是否下一步会重点把新增运力投放到海口,还要观察。”

张武安说,未来在海南发展国际航线的一个可行设想,是将大陆的游客运到海南后,继续飞往东南亚。“这种航线有显著的国内需求,光是上海一带,就会有不少旅客愿意这样游玩。”问题在于,海南省2008年便建议入境停留时间延长至30天,并针对来海南的大陆游客,可授权海南办理出入境手续,使其旅程延伸至东盟国家等事宜,但《若干意见》并未对此确认。

海南游的鲜明季节性将进一步为打算在海南开通更多航线、投放更多运力的航空公司带来困扰。“在海南所谓的淡季,即使客座率维持在理想水平,利润率也可能会下跌。”上述民航业人士说。邹建军对此称,目前进入海南的外航,很多都在进行季节性运作,“这种情况若不小心,就会变成旅游包机,这显然不是海南希望见到的情形。”

免税突破

邹建军认为,“真正能落实海南的吸引力,令航权开放能有利可图的,就是免税政策。

在光大证券分析师林玉红看来,离岛购物免税政策的推出很可能只是时间问题。“此前市场一直预期的海南离岛免税政策未能与《若干意见》一起出台,低于此前市场预期,不过《若干意见》中明确提到‘由财政部牵头抓紧研究在海南试行境外旅客购物离境退税的具体办法和离岛旅客免税购物政策的可行性,另行上报国务院’。”

林玉红的判断依据包括中国转变经济增长模式、扩大内需以及国际上包括冲绳岛、济州岛在内现成的免税业成功运作经验。

邻近的香港便可作为一个比照基准。国际免税零售企业Nuance的合资公司Nuance-Watson Ltd.北亚区区域董事总经理Alessandra Piovesana在1月20日告诉本报记者:“我们与来自中国内地旅客发生的交易额,超过5年前的三倍。”

而且,其它亚洲国家消费者相比,中国游客大部分都是豪客。“研究数据显示,过去三年中国内地的出境游游客平均花费增加了21.6%。当前中国内地顾客是我们在美妆以及奢侈品类商品的最大主顾。”Alessandra Piovesana说。

Nuance-Watson Ltd.在香港机场开设了大型免税门店。香港机场在2009年全年的客运量为4610万人次,Piovesana指内地旅客占大约25%,这意味着约1150万人次是香港机场免税店的潜在顾客。全球最大的免税连锁DFS此前调研指出,游客一般会在香港的免税店人均花费194美元购物,假设只有一成使用了香港机场的游客光顾免税店,这便意味着2.23亿美元的收入。

与之相较,海南在2009年接待的2250.33万过夜旅客似乎基数更低。但这是在免税政策未放开之前的到访数据,而且也已远超出夏威夷、巴厘岛、冲绳岛、济州岛的年访客人次;何况刘淄楠还指出,“大陆游客来三亚比去香港、新加坡手续更方便,交通也非常便利”。

兴业证券分析师刘璐丹对此指出,冲绳岛全岛面积约为海南的1/4,前者在岛内设一家营业面积为1.4万平米的市内免税店,店年均销售额可达2亿多美金。中免集团母公司国旅集团董事长盖志新已表态,未来中免集团仅在三亚一地的免税店面积便可扩展至9万平米以上。光大证券预计,未来海南的免税零售业规模将达54亿元。

Piovesana承认,海南在免税业上的放开,将意味着香港彻底失去相对于中国内地的定价优势,但她并不过于担心,表示可通过增强与品牌及供应商的关系等措施来应对竞争。

免税或是海南在旅游岛概念下所能突破的最后一个关卡。

对于争议四起的博彩业放开,海南省人大代表、海南省委党校副校长兼海南省行政学院院长廖逊表示,海南已经有过惨痛教训。“10年前海南不少市县都尝试过开禁博彩,他们当时的说辞是,只让外国人进场;我反问若有中国人进场怎么办,他们说那也只会让大陆人进场;我继续追问若海南人也进场了怎么办,他们回应说那也会排斥体制内的官员和学生等……”廖逊说,讽刺的是,最后进场博彩的,几乎全部都是海南本地的官员与学生。

渣液分离吸污车

多参数气体检测仪

棕刚玉微粉

食品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