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木楼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木楼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蜗牛放号遭叫停联通称因未收到开通申请

发布时间:2020-02-14 02:32:51 阅读: 来源:钢木楼梯厂家

每经记者 蒋佩芳 发自上海

虚拟运营商密集放号的当下,传来“出师不利”的消息。

5月21日,虚拟运营商蜗牛移动1709号段的 “999免卡”正式放号,就在蜗牛移动准备迎接首批用户时,却遭遇中国联通的火线“叫停”。《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接近蜗牛移动的核心人物处了解到,蜗牛移动已经“接联通集团通知,免卡暂停放号”。

中国联通方面向记者回应称,蜗牛移动在尚未和中国联通取得书面确认的情况下就实行大规模放号,可以说中国联通目前还没有为蜗牛开通业务。

在虚拟运营商渐次登台欲从传统运营商处夺食的敏感当口,该风波的发生很快引发了业界的极大关注,众多网友把“叫停风波”指向电信业的垄断,也有业内人士认为,虚拟运营商带来的价格战或不可避免。

回放:“999免卡”叫停风波

蜗牛移动由于“999免卡”放号规模大、价格具优势,在预定放号的5月21日引来市场诸多关注。

根据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蜗牛移动此次放号覆盖16省份34个城市,涉及北京、上海、重庆、浙江、广东、江苏、河北、山东、福建、河南、湖北、湖南、四川、陕西、黑龙江、广西。

由于“999免卡”长途、市话和漫游通话时长不限量,流量为全国流量,主叫业务不受归属地影响,国内接听全免费,所以如果所选城市不在本次放号范围内,用户可以就近选择其他城市号码。市场人士认为,这一价格具有较强的竞争力。

据悉,蜗牛移动先后与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中国移动3家签署了转售协议,其中,“1700”和“1705”分别对应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而蜗牛移动“免卡”以“1709”开头,它是中国联通的转售号码标识。

就在蜗牛移动当日宣布放号没多久,其官网便出现“系统维护升级”页面。其《网站系统维护公告》显示,“为给您提供更好的服务,蜗牛移动网站将于2014年5月22日00:00~02:00进行系统维护,届时将可能影响您购买、支付、选号等相关业务。”

但有接近蜗牛移动的相关人士向记者透露,其实是蜗牛“接联通集团通知,蜗牛免卡暂停放号”,然而该人士并未透露具体原因。

晚间,蜗牛移动再次发布公告称,“5月21日晚,蜗牛移动接联通集团通知,暂停‘999免卡’的放号。”公告表示,暂停“999免卡”放号后,新用户暂时无法进行免卡预定。

“中国联通已和公司说了需要补一些材料,只要补齐了相信就没什么了。”蜗牛移动相关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至于用户方面应该影响不大,相信用户也能够理解。

联通:双方未确认业务开通日

昨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叫停蜗牛移动放号”一事致电中国联通,中国联通相关人士表示,“并非中国联通叫停蜗牛移动的业务,而是蜗牛移动在尚未和中国联通取得书面确认的情况下就实行大规模放号,可以说中国联通目前还没有为蜗牛开通业务。”

中国联通还于昨日下午发布微博称,“与苏州蜗牛于2013年10月签署的 《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合作协议》约定,苏州蜗牛业务正式开通日需双方书面确认。目前,中国联通未接到苏州蜗牛正式开通移动通信转售业务的申请,双方尚未确认业务正式开通日。中国联通将遵守合作协议的约定,继续稳步推进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工作进程。”

而蜗牛移动方面向记者表示,一切会按照中国联通的要求去做。

中国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秘书长邹学勇表示,蜗牛移动“免”品牌用 “24纯金SIM卡、免商店、999免卡”、流量余量两年不清零、无套餐、零月租等业务创新,为整个通信业带来了以“手机用户”为中心、实现互联网通信思维注入到通信业的跨界融合。

对于蜗牛移动业务的暂停,邹学勇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首先,中国联通1709号码测试已经通过,还需要经过一段时间压力测试,不能大面积放号;其次,蜗牛移动‘免’品牌SIM卡是符合互联网思维的产品,但手机用户对‘免’品牌的认知不够,需要用户体验一段时间,服务也相应增强;再次,中国联通暂停蜗牛免卡销售有利有弊,利在1709号经历测试阶段后再推上市场,系统稳定和服务能够得到保障;弊在手机用户使用蜗牛移动‘免’品牌SIM卡还需等一等。”

专家:价格战或不可避免

“从发牌到之后的实施,蜗牛移动可谓是争足了眼球,而它所推出的套餐与此前商用的套餐相比也有很大突破,不似有些虚拟运营商推出的套餐只是在基础运营商的原有套餐或是资费的基础上略作改动,相当于基础运营商套餐的改良版。”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评价称,基础运营商应该更早地进行反应,不能等虚拟运营商开始放号了之后才有相应反应。

中国移动日前就已宣布,将对资费进行调整,包括降低流量价格、流量可分享等,与部分虚拟运营商此前公布的方案思路接近。

在付亮看来,那么多家虚拟运营商如果需要快速突围,势必会引发价格战:第一,目前全国移动电话普及率已经非常高了,用户增量带来的红利基本消失,基础运营商越来越注重既有用户的维系,争夺用户变得困难;第二,已向19家发放牌照,另外与中国移动签约的17家企业还未获得牌照,大家起点相同,市场规模有限,多家虚拟运营商组建全新的团队,提出了较高的市场目标;第三,通信服务同质化,恐难做到产品差异化,资费几乎是唯一能够短期见效的竞争手段,“资费竞争将很难避免,不过有的是显性地直接拉低价格,有的是隐性回馈、赠送等。不过,最大的资费降价空间仍然掌握在基础运营商的手里,虚拟运营商在此上面难以赢过基础运营商”。

付亮指出,未来的电信市场并非简单的虚拟运营商和基础运营商磨合,价格战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对整个通信监管提出了一个全新的课题。首先,随着工信部、发改委《关于电信业务资费实行市场调节价的通告》实施,对资费和套餐的监管从事前的上限管制、备案,变成了自由定价,事前“告知”,事中事后“监督”,这对监管部门提出了新的要求。

中山注册公司企业

中山工作签证多久

代理记账网

香港公司设立